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

〈自由廣場〉「寫自己的話」的渴望

2014-12-22
◎ 何信翰

這幾年做了幾個「台語看板」收集的計畫,看過近千個各縣市的台/客語看板,又看到李筱峰教授昨日的專欄文章,很有感觸。


「婚逃賣暖蛋」(菸蒂別亂丟)、「帕殿咚」(打電動)、「很住ㄟ嘎逼」(現煮的咖啡)這樣的看板拿出來,連台語老師都不會念。但對台語看板來說,卻是常見的寫法。若是大家稍微注意身邊的台語看板,其實就不難發現,這些看板最大的特色就是要用華語念,然後用台語想意思。請問,這樣的語言書寫是正常的嗎?這不就是精神分裂嗎?

從「創意」或「純商業」的角度來看,這種情形自然無可厚非,甚至可以往好的方面想,是台灣人找到了一個書寫台語的出路。但這種寫法終究和越南早期的「字喃」 試驗一樣,很可能會產生溝通不良的狀況—從上面大部分的人甚至都念不出來的例子就可以明顯看出來。

在台語看板的搜集過程中,我發現台灣人充滿了「寫自己的話」的渴望,但我們的教育卻沒有提供足夠的訓練,讓大家能夠順利的、簡單的寫出自己想說的話。既讓多數的台灣人都處在「母語文盲」的狀態,也讓教育部先前為了統一民間母語書寫方法辛苦作出來的「台/客/原語用字」沒有發揮應有的效果。試問,這種「讓大家沒有辦法寫出自己日常所說的話」的教育是正常的嗎?難道沒有違背人權?

本土語言教育一直存在「民間熱、中央冷」的情形。之前的教育部長蔣偉寧曾試圖為本土語言教育做了一些努力,也明顯看到成效,但新部長上任之後似乎又冷下去了,就連國中一節必修的簡單願望,都在教育部的不積極作為下,被課審會否決。不知道台灣人這種「語言精神分裂」的情形,要到何時才能解決?民進黨的新科縣市首長及教育局處長,對此又有甚麼對策?

(作者為台灣母語聯盟理事長)

文章出處  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opinion/paper/841020=

延伸閱讀

〈自由廣場〉《李筱峰專欄》台語文浩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