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

第三屆許昭榮文學獎徵文公告(可用台文及客語書寫)



歷來戰爭常是文學藝術創作泉源,因為戰爭生命傷逝、生離死別、苦難歲月、人性掙扎…。人們運用文學藝術檢視人殺人的荒謬。

屏東水底寮許昭榮,先後加入日本、國民黨海軍。1949年中國山東渤海長山八島,玩伴好友林淵嵩同艦殉職,許昭榮扶屍登島,未及埋葬共軍襲來,倉卒跳海逃生前對屍誓:一定回來帶你返鄉。

後來許昭榮政治獄12年,流亡海外終獲加拿大庇護,即赴中國山東尋骨,已是戰後40年。媒體報導後,有人告訴他:來尋骨,但這還有活著的台灣兵。

從此許昭榮踏遍中國尋50年回不了家的3千台灣兵;走遍台灣找倖免回鄉的2千台籍老兵;追問帶走最多的70軍軍長,其他上萬個孩子在哪裡?都戰死了!

許昭榮耗盡餘生20年挖掘埋葬的歷史;追問台灣兵為什麼一人穿三國軍服;搶救逾千珍貴文物…。因為他,世人方知逾萬孩子迄今棄骸徐蚌。

2008年5月20日傍晚6點47分,旗津戰爭與和平公園烈火熊熊,80歲自焚許桑,要讓台灣人從火光裏看到什麼?他手書遺囑:「台灣憨兵、憨兵一世人」。

之所以推動許昭榮文學獎,想以文學形式讓臺灣人知道這一段殘缺的歷史,讓大家知道台灣曾經歷過的鳥事,讓孩子們了解除非堅守台灣主體,否則永無寧日,和平無望。

詳細辦法請見:http://superspace.moc.gov.tw/usercontrols/attachment.ashx?n=許昭榮文學獎徵稿公告.doc&p=20140304%2F7bf70e75-ab7a-4d07-a0d3-3b06b9ccf84d.doc

資料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aiwan.soldier